新聞網

逃離


發佈時間:2020-09-07 點擊:2956

當頭頂佈滿五彩斑斕的氣球,小屋隨着氣球脱離地面飛向蔚藍的天空,看着這樣絢爛而又神氣的畫面,屏幕前的我有一絲怔忡。
  儘管知道這只是脱離現實的動畫作品,但這樣的場景還是讓我的心底冒起了豔羨的泡泡。成捆的氣球帶着小屋在天空翱翔,電影裏的小老頭胸有成竹地操控着氣球房子,那些曾經的爭吵和焦慮在此刻都可以完全拋之腦後了,因為,他成功逃離了那個束縛他的小村。
  屏幕裏的他成功逃離,而屏幕外的我們卻仍然囿於生活。
  沸騰的時代像是個巨大的滾筒洗衣機,翻滾着、震顫着,用最強的馬力把世間的一切都攪和到一起。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,這個時代本身就附帶着的高效金字招牌,使我們所有的行動都能打上迅猛時代的烙印,都值得留在功勞簿上供人欣賞。時代的號角催我們向前,越是豔陽越得勤耕,這是前人留下的寶貴經驗,但齊頭並進的猛衝也實在是太過聲勢浩大,稍不留意間,我們便會迷失在這個喧囂的時代裏。
  有多久沒有靜靜聆聽鳥兒的聲音了?我站在院子裏打量着屋檐下破舊的燕巢。猶記得小時候的我最愛這片天地,傍着樹影的蔭涼,看院裏的花和頭頂的鳥。剛破殼的小燕子是最吵鬧的,尤其是當燕子媽媽從漫天的彩霞之中銜着吃食歸來的時候,小燕子們嘰嘰喳喳的鳥語總能成為院子裏最響亮的伴樂。初學飛翔的它們也令人難以忘記,才出了巢的小燕子不敢高飛,只是怯怯地低空滑翔,偶爾還會東倒西歪。童年的我喜歡在櫻花樹下玩耍,還曾有一隻小燕子歪歪扭扭地和櫻花撞了個滿懷,我尚未察覺,散落的櫻花瓣已撲簌簌地落了我一身。
  腦海中美好的童年尚且清晰,耳畔鳥兒的鳴囀卻已被視作噪音。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那些帶着恬靜閒適的樂趣竟成為可望而不可即的淨土,沉溺在現實生活的馬不停蹄裏,想要逃離但不敢逃離。故而,當看見漫天的氣球帶着房子飛離,我心底的羨慕剎那間難以按捺,盡數膨脹起來。
  逃離可以是夢想中的世外桃源,卻不能當作現實的避風港灣。我向往逃離,卻並不願真正抽身。那該如何呢?我正蹙着眉頭思索,春風卻“呼”地一下來了,吹落了滿樹的花瓣,也吹了我一身的香氣。我低頭看,有一朵花瓣恰巧落在我的肩上,粉嫩嫩地撅起身子。這樣的景象與記憶中的畫面重合,我原本絞緊的心口霎時鬆懈了下來:原來,使我覺着混沌彷徨無法逃離的並非外在,而是自己。
  氣球飄動,轉舵乘風,帶給了老人自由;幼燕唱曲,春風竊花,圓了我逃離的美夢。作者:張語嫣

  分享:

相關新聞
 
網絡新聞投稿郵箱: net091629.qmyl.vip
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